dragon-gallery.com wieser & meindl


 

 

精美的中国地毯

    龙展馆是有由维塞尔和曼德尔共同创立的集地毯与古董收藏一体的咨询公司。自创立伊始至今已有二十余年。本馆经营地毯外还有其他类藏品。而来自中国的地毯则是一个重要关注点,其他类收藏也极具特色,无论从生活或艺术的视角可谓精彩纷呈。

    关于中国古董地毯,我们展示其最具特色的文化与艺术性,能够是收藏者对其认识达到了然于胸,并为藏品提供相应的鉴定证书。这里的每件藏品都是经过专业的、精心细致打理过,可为买家运至世界各地。

   所有这些藏品能够被集中展览与此,都是经过我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与不懈的追索而得,每件藏品都曾有着不同的经历来到这里,他们带着自己的不同历程汇集于此,讲述着自己的历史和故事,它们自豪的告诉人们各自不同凡响的豪华身世,如何被它们的主人百般呵护并厚爱着。希望今天的爱好者、收藏者能够依然延续这个美丽的故事和传说。并且非常高兴能有机会成为您的藏友和朋友。随时恭候您的垂询。

古懂地毯的鉴别

1 手工与机制的区别:

首先通过直观的感觉来判断,对于经验丰富的藏家来说,基本上第一眼即可断定其是否手工制作。而对于初期的藏家来说,需要查看它的背面,通过其编制的手法,打结的方式确定其是否手工制作,手工打结一般不均匀,这是一个判断要素,而机制的则非常均匀紧密。且打结的方式会因地域及文化的不同而也有差异。因此古董毯的鉴别也需要大量不断的接触,随着经验不断增长,就会功到自然成。

2 古董地毯的真伪之辨:(地毯的后背)

地毯与其他收藏类真伪之别不尽相同,也有其玄机,除表面的毛色之外,它的背面隐藏着许多的信息,如经纬的编织方式,打结的手法,疏密的表现形式及使用痕迹判断,都为真伪的辨别提供了大量的信息。

3 (地毯的材质)由于羊毛的特性。越使用光泽越好,且光亮度非常柔和,给人的观感也很舒服。而新毯则是发乌、发涩,完全没有光泽。给人的直觉是生、冷、硬。

4 (地毯的颜料)由于颜色质地从本质上的区别,确定了其新旧的不同,古董毯尤其是上等的毯子,其颜料完全使用的是矿物和植物。所以它的色泽百年以来,非但不变,而且会发出新的光泽和生命,加之其特殊的染色方式,成就了它特有的魅力,天成瑰宝,成为藏家们趋之若鹜的上品。例如,有一条明代的地毯,经研究发现它的橙、黄两色的本色居然是红色,这就是他的神奇之处,妙不可言。其变化无穷的特色组成了地毯收藏言之不尽的话题。

中国地毯的设计:

中国地毯的设计基本源于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基础之上,加之民族特色形成了中国地毯的风格,但从20世纪20—30年代,中国地毯由于西方世界的追捧和需求,其设计风格有了大的转变,也丰富了中国地毯的内容,更使其发展达到了一个历史的巅峰。

总之,要想成为一个地毯藏家,除了这些鉴赏技巧之外,重要的是要了解其文化与发展的历史脉络,加强自身的艺术素养也是不可或缺的。希望以古董毯作为平台,愿与各位藏家交流学习,祝愿每位藏家都有机会在这里得到自己心仪之毯。

中国地毯的织造区域

中国华北和西北的地毯编织中心,尤其是内蒙/包头绥远,宁夏和西藏都位于出产高品质羊毛的传统地区,这些地区有充足的编织地毯的原料。地毯的编造始于极端气候地区,如寒冷的冬季和酷热的夏季,并逐渐得以发展。地毯能在冬季抵御严寒同时能装点居室,同时也是那些有能力购买精美地毯的高端人士的地位象征。明永乐皇帝下令建造故宫时,特别挑选了富丽堂皇的地毯来装点殿堂。大多数地毯织造宫坊在给皇宫和寺庙制作地毯之余还给达官巨贾定制同时还出口。19世纪中叶随着对地毯的需求不断增长,新的地毯织造中心产生了,这些中心主要位于北京皇宫周边以及羊毛的贸易中心-天津。

地毯主要用于宫廷,寺庙和王公贵族住宅地面的装饰,此外也用于西北游牧名族马鞍的装饰,装点寺庙的庭柱,祷告时的座垫,以及寒冷的中国北方的炕毯。

宁夏

宁夏自治区位于中国西北,居民以回族人为主。宁夏被认为是中国地毯织造的摇篮,该技术起初由中东土耳其地毯编织者传入。宁夏地毯通常用于寺庙和宫殿,马鞍毯和炕毯。宁夏地毯质量上乘备受青睐,被大量输往中国所有北方地区。康熙皇帝热爱艺术,非常喜欢宁夏地毯,曾经长途跋涉到宁夏视察地毯织造作坊,观看技艺高超的地毯编织工匠如何编织地毯艺术品。如今,宁夏古董地毯被全世界的藏家所追逐和收藏。

宁夏地毯很容易识别,丝般柔软的羊毛,厚实的绒毛以及背面独特的粗犷绳结是区分宁夏地毯的要点。宁夏地毯的图案设计很均衡,运用醇厚的颜色,通常是用黄或红做底色上面搭配蓝色,棕色白色或红色。

北京

北京生产商用地毯始于19世纪中叶,虽然有证据显示宫廷地毯织造宫坊。1860年代,一个来自甘肃的喇嘛为了给穷人创造就业机会在一座寺庙里开办了一所编织地毯的学校和工坊。起初,这些设计典雅的地毯只供国内市场包括皇宫,寺庙和达官巨贾。随着国外需求的不断增长,地毯织造工坊数量于20世纪初开始增多,并开始向欧美市场出口。北京的地毯织造工坊一直出产富丽堂皇的地毯,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二战结束。

北京地毯的经典之美是由历代皇帝和收藏大师高超的审美品味一代代历炼而来。北京地毯的毯结比宁夏地毯稍密,使用相对更硬一些有光泽的羊毛。北京地毯运用特有的对称设计,常常是中央有章形图案,周围散落着点缀纹饰。早期的北京地毯大多是象牙黄配蓝色的设计,后来也使用靛蓝和棕色作为主色。北京地毯通常为适合居室的大尺寸。

内蒙/包头绥远

以前人们熟知的包头或绥远地毯是在以前的绥远省织造,绥远1949年后被划分到内蒙和陕西。包头是当地品质卓越的羊毛和当地织造的地毯的主要交易中心。包头因其独特的如画般精美的地毯而闻名,通常会描述日常生活的场景,或是传统故事,或是静物以花卉和吉祥图案来装饰。这些地毯常常是作为婚庆礼物,由新娘的母亲编织送给新娘作为嫁妆。包头地毯深受人们喜爱,并在特别重要场合展出。另外一种包头地毯使用多种不同的靛蓝和几何图案或者抽象的花型图案设计。20世纪前早期的地毯用经纱横向编织而不是常用的纵向编织,这种地毯很可能是用有着细微差别的单一色系的颜色织造出来的最优美的编织艺术品。

内蒙地毯的毯结编织得很紧而且有着天鹅绒般的绒头,通常是蓝色的基调配以白色,红色或棕色的图案,红色基调的地毯很稀少。内蒙地毯的尺寸通常较小(包括炕毯),大尺寸的地毯只给达官巨贾定制或者给寺庙使用。

西藏

藏毯的起源无法考证,但是藏毯独特的编织技术表明起悠久的传统。至今,藏民在家使用地毯坐或卧,给马匹铺马鞍毯,亦或是装饰,庆典或寺庙使用。地毯通常在拉萨等大城市织造,除了使用绵羊毛,牦牛毛和山羊毛也用来编织地毯。地毯款式有早期的单色毯配以很现代的外形,到后来的几何,花卉,动物皮和神秘的动物图案。由于西藏羊毛供应充足,地毯通常用羊毛结和羊毛打底不是用外来的棉线打底。古董藏毯的新颖和多样几十年来一直让藏家着迷,一些令人惊叹的藏品充分展示了该艺术品的这方面的特性。藏毯编织艺术品设计丰富多变,它对任何一个藏家来说都是其藏品的特殊补充。 相比其他地区中国地毯来说藏毯相对没有那么精细,虽然也有非常精细的藏毯存在。藏毯使用环结来编织,同中国其他地区地毯使用的编结方法不同。

天津

天津地毯的织造始于20世纪当海外对中国地毯的需求持续增长的时候。天津是繁忙的通商口岸也是来自中国各地羊毛的交易中心,因此是生产地毯的理想地区。1920年代,两家地毯织造商因其创新的设计和精良的品质而从众多厂家中脱颖而出:Fette-Li 公司和Nichols超级地毯公司,他们改变了中国地毯市场。起初,天津地毯使用同北京毯一样的设计图案,1920年代,地毯织造厂家开始雇佣在海外生活过的设计师。海外归来的设计师将东方和西方两种风格融合开创出独树一帜的设计风格。使用东方和西方两种元素的对称设计风格成为时尚。同时,各种颜色包括紫色,浅红,深红,绿色,松石绿,橙色等开始用到地毯设计上从而开创出崭新的风格。同时顺应法国新艺术风格 Art Deco潮流,地毯边框的图案逐渐简化,使用单一颜色的简洁边框加上另一种单一颜色的周边区域这种设计风格的地毯开始出现。天津地毯的生产一直延续到1930年代,日本对华入侵严重影响了生产,直至二战开始地毯的生产完全停滞。新中国成立后有人尝试恢复地毯织造,但是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技术专家没有了,生产工艺和染色技术也都失传了。

在这个时期天津生产了一些精妙绝伦的艺术地毯,他们谱写了中国地毯历史中独特的篇章,他们的价值还没有被人们真正认识,这一点对有眼光的藏家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待开垦的领地。

天津地毯很容易鉴别,他们有着厚实而且密集的绒头,尤其是Nichols为了让地毯经久耐用使用厚厚的羊毛线来编织地毯。天津地毯用色大胆,颜色极为丰富,加上对称设计是1920年代和1930年代天津地毯的独有特性。